相见不如想念,想念不如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不如不见。不如不见,幸行于此,幸止于此,便好,只留一份想念


又一个冬季,草木凋零。骤然降下去的温度让我有些猝不及防。呼啸的风擦过玻璃窗,这萧瑟至极的季节,总需要些御寒的衣物。

我打开衣柜,开始整理去年冬天就叠放好的衣物。这些陈年旧物,就像陈年旧事一般,大多数的时候只会安静地躺在衣柜或记忆的角落,而一旦触及,总会无端多些愁绪。

在衣柜的第二层抽屉,一条淡蓝色的围巾安静的躺着,有些老旧,起了些毛球。

我忽而想起记忆里那个漫长的冬季。

那个时候我们都还是穷学生。

她给我围上蓝色围巾的时候,我看着夜市里来往穿梭的人群和昏黄的灯光,觉得幸福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吃路边摊、买地摊货,但只要身边的那个人是她,漫长的冬季就不会寒冷。我们在那些清贫的日子里相依为命,翻山越岭。

————
那些年,用力说过很多情话,海誓山盟,沧海桑田;

那些年,用心做过很多傻事,南来北往,借酒浇愁;
总以为有了她就有了全世界,总以为失去她便一无所有。

她离开的那个冬天,一样的夜市,一样的人群,一样的灯光。我站在南方阴冷潮湿的夜里收到分开的短信,那些曾经信誓旦旦的天长地久瞬间化为乌有,只有耳畔呼呼的风声,冷得无地自容。我说,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我们大抵如此,在每一次伤痕累累时撕心裂肺地说再也不相信爱情,却又在每一次遇见爱情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说他才是对的人。

我在那段灰色的日子里过着简单的单身生活:找一份安稳的工作,朝九晚五,周末双休;阳光灿烂的日子背上行囊登高远足,秋雨绵绵的季节窝在电脑前写些文字;在某个相似的街角想起她,驻足片刻然后继续前行;在某个不经意间嗅到记忆的味道,游离半晌然后笑我癫狂。我想在这个城市的另一个角落,一定也有一个人偶尔会想起我手掌的温度,但再也无法牵过我的手。悲哀大抵相同。我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从我的记忆里褪去颜色,也从不相信我会用更加努力的姿态去爱另一个人。

那些自以为是的不可能,那些笃定坚信的念想,终究抵不过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见的那个对的人。
所有离你而去的人,都是爱情的必修课;
那个伴你终老的他,才是幸福的结业证。

————
如今我依旧过着平淡而平凡的生活。

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遇见爱的人,在每一个晨光熹微的黎明里嗅到生活的甘甜,在每一个倦鸟归林的黄昏捂住幸福的温度。我们为了小小的梦想在这个城市努力拼搏,扎根发芽。我不会再想起曾经的那个她,也似乎已经忘记了她的模样,而我也早已不是那个轻狂的少年。

既然缘分注定了分离,那便让他随风而去。既然缘分选择了相遇,那便用尽力气去珍惜。在那些相聚又分离过后,我们终究会习惯爱情本来的样子:爱情从来不是上了锁的保险箱,而是忘了密码的记事本。
再坚固的锁都会被撬开,但如果你用万分之一的运气加上命中注定的缘分打开记事本,你才有足够的资本在这漫长的人生里去练习那个“爱”字。

我把那条围巾轻轻的叠好,扔进了垃圾桶。
这些陈年旧物,与其好久不见,不如永远不见。就像那些生命中远去的人,既然好久不见,何不再也不见。
时间终将治好所有的伤,时间也终究会给你最好的爱。那些难捱的日子里,最终会让你变成更好的自己,而那个更好的你,将值得那个对的人守护终生。

这萧瑟荒凉的冬季,等春天来过,依旧会鸟语花香吧。

既然好久不见,不如再也不见

 

原作者: 文/木子西
声音By:一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