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sthesys,音乐让我们遇见了更好的彼此

文末播放器可在线聆听专辑

————
历史上俄罗斯是一个骁勇善战的民族,无止境的侵略扩张、武力反对外来侵袭与殖民,然而这群东斯拉夫人也有温柔的面相。在古典音乐里,他们有柴可夫斯基这样的奠基人,斯特拉文斯基、肖斯塔科维奇、拉赫玛尼诺夫这样的古典名家;在舞蹈上,他们有享誉世界的芭蕾舞,即便芭蕾舞并不诞生于该国度,但是它在俄国实现了表演舞蹈的转型,代表作有《天鹅湖》、《睡美人 》、《胡桃夹子》等;在文学上,他们有数不尽的璀璨、耀眼的大师,列夫·托尔斯泰、普希金、莱蒙托夫、陀思妥耶夫斯基、契诃夫、索尔仁尼琴、纳博科夫等。

这是一个强大的邻国,最起码在文化上是这样的,即便是在当下他们仍然非常优秀。俄罗斯的现代音乐除来了受传统的民间音乐和宗教音乐、古典音乐影响之外,还兼容并蓄的融入了西方的摇滚乐,北欧的民谣音乐等,并逐渐形成自己的特色。俄罗斯的音乐形态多样,摇滚、独立、流行、另类、金属、电子、实验等应有尽有。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是世界上最早出现、并公开表演电子音乐的国家之一。

Aesthesys乐队在2007年刚创建的时候,是主创NickholasKoniwzski单人的一个以古典小提琴为主要古典器乐风格的个人音乐计划。随着近9年内不间断的演出经历、世界巡回演出的不断积累和优秀的其他乐队成全不断的加入,以及与世界最知名的后摇大牌们:”God Is An Astronaut”, “And So I Watch You From Afar”, “Ef”,”sleepmakeswaves”等的同台演出,也使得Aesthesys如今成为了一支世界级别的新古典后摇乐队。

Nickholas Koniwzski从小便在文化氛围浓厚的莫斯科长大。作为一个90后,他身上带有的随性气质随处可见。几乎让人联想不到,他成长在曾经的铁幕与强权的政治中心。Nickholas从小学习古典音乐,作为科班出生的小提琴手。他并不愿意过多的谈论自己早年学习的经历,他坦言,作为一个孩子,其实我并不特别喜欢这种刻板、系统的音乐教育,所以在我14岁的时候,我主动放弃继续学习古典音乐。随后的两年时间里我没有做任何很跟音乐有关的事情,直到我的一个朋友让我深深地迷恋上了电吉他。

遇见后摇滚-Aesthesys-WarmEve

小提琴让他接触到了古典音乐,而电吉他让他进入了摇滚乐的世界。在迷恋上电吉他之后,他给自己买了一把非常便宜的电吉他。他说,现在看来那把吉他简直是糟糕透了,但当时我非常高兴能拥有一件自己主动喜欢并演奏的乐器。不久之后,他开始学习弹一些喜欢的歌,意识到自己在练习的过程中有很多有意思的想法冒出来,于是有了组建乐队的打算,Aesthesys便从空想变为了现实。

Nickholas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对于经营团队倒是很有经验。他告诉我,在经营乐队的这几年里,他明白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想把事情做得更好、更专业,就必须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人跟自己一起创作。就像他在中国巡演的宣传片里所讲到的,我们的音乐旅程在我们遇见彼此之前就开始了,也是在那时我们第一次意识到我们对音乐的热爱,它是一种能够让我们比任何其它方式表达得都要多的东西。

2008年,乐队将自己录制的首张DEMO发布到音乐分享网站TheSirensSound上,很快开始受到了世界各地乐迷的关注。 2011年受邀参加了东欧最大最知名的Astral Festival后摇音乐节,与英国后摇乐队的65daysofstatic,Maybeshewill和日本著名数学摇滚乐队TOE 同台演出。2014年比利时的dunk!festival音乐节的邀请促成了他们首次大型的整个欧洲巡演。乐队在法国、荷兰、匈牙利、比利时等国家进行了巡回演出,并与世界后摇大牌乐队”God Is An Astronaut”, “And So I Watch You From Afar”, “Ef”, “sleepmakeswaves”等同台表演。使得Aesthesysy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世界级新古典后摇乐队。2011乐队年受邀参加了东欧最大最知名的Astral Festival后摇音乐节,与英国后摇乐队的65daysofstatic,Maybeshewill和日本著名数学摇滚乐队TOE 同台演出。

到现在,Aesthesys经历了几任团员的更替,但是他们的音乐核心一直没有变。Nickholas逐一向我介绍了乐团目前的成员,Eldar是乐团的吉他手,也是他邀请加入乐团的第一人。键盘手Victor是2013参与欧洲巡演时加入的,自从Nickholas在乐队里改拉小提琴之后,Victor接任了他吉他手的位置。贝斯手Sasha是去年冬天加入Aesthesys的,那时候乐团的第一任鼓手和贝斯手相继离开了Aesthesys。我们需要寻找新鲜的血液来使乐队恢复活力。鼓手Nikita是今年5月份才加入的。

遇见后摇滚-Aesthesys-WarmEve

与其它乐队不一样的是,Aesthesys还有一位不是乐手的成员,即调音师Ivan。我挺诧异的,此前我从没有见过哪支乐队把调音师作为正式成员的,而且还在宣传照上出现。Nickholas笑着说,这很奇怪吗?Ivan在乐队里的角色太重要了,从唱片录制到演出现场每一环节都少不了他。不仅仅是乐队音乐工程师而且还是一个相当棒的制作人、调音师,当然,他应该是Aesthesys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早年Nickholas一直是个卧室DIY音乐人,喜欢捣腾各种有意思的声音。在Aesthesys之外也有许多其它音乐项目。在采访中他告诉我,目前他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Aesthesys上。例如准备接下来的第一次亚洲巡演以及新专辑的创作。2年前他跟朋友做了一个音乐项目Murmur,在这之前他常常用一些不同的名字发表一些lo-fi试验作品,例如kawataro (kawataro.bandcamp.com)。也时常作为客座小提琴手参与朋友专辑的录制。

Aesthesys在音乐上的求新求变,在已发行的几张唱片上便能看出。当我提及是否在音乐上受到前辈乐团的影响时。Nickholas给了一个玄之又玄的回答。他说,任何我们听过的东西都会对自己产生影响,因为我们在音乐中不断接触并诞生新的想法。而与他个人而言,听者与音乐家之间是迥然不同的。因为我真的不喜欢做一个听众,然而与此同时作为一个音乐家我没办法第一时间捕捉到我喜欢的音乐的本质。过去5年里,前卫、实验风格的音乐几乎占据了我整个音乐播放列表。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风格也同样有微妙的变化,就目前已发行的唱片来看,你会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迹象,因为我们不想一成不变,老是玩着同样的东西。

2014年Aesthesys登上世界上最大的后摇音乐节dunk!festival,并与多位世界级后摇大牌乐队”God Is An Astronaut”, “And So I Watch You From Afar”,”Ef”, “Sleepmakeswaves”等同台表演。dunk!festival是乐队所在唱片厂牌dunk! Records举办的音乐节。Nickholas向我讲述了他们与dunk! Records渊源。2013年,他们想在欧洲同步发行EP Ascendere。当时他们的工作档期非常紧密,以致专辑没能在春天同步发行。同年9月dunk! Records发行了这张EP,并且带来了非常不错的口碑,虽然等了大半年,在他看来一切都非常值得。第二年乐队展开了欧洲巡演,dunk! Records也帮了他们很多的忙。dunk! Records是一个极其优秀、专业的音乐厂牌,我们非常荣幸能在它旗下发行自己的唱片。音乐节的邀请促成了他们首次大型的整个欧洲巡演。乐队在法国、荷兰、匈牙利、比利时等国家进行了巡回演出,并与世界后摇大牌乐队”God Is An Astronaut”, “And So I Watch You From Afar”, “Ef”, “sleepmakeswaves”等同台表演。使得Aesthesysy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世界级新古典后摇乐队。

在2014年之后,乐队更换了他们的设备,效果器,和其他电子合成器等;稍微调整了一些阵容;同时也开始扩展延伸了他们音乐发声的更多可能性;将新古典和环境氛围后摇做了更多实验性的尝试。发行了7张专辑的Aesthesys始终保持着曲目整体风格极高水准。

Nickholas说,“做音乐最大的收获之一,就是能有一些特别的机会去造访新的地方,遇见一些奇妙的人。并与他们分享一些能增进了解、提升世界观的事情,以及遇见所有住在这个美丽星球里的美丽个体”。

————
Aesthesys is an instrumental outfit based in Moscow, Russia. Founded by NikKoniwzski as his one-man project back in 2007, it has eventually evolved into an ensemble performing post-rock music with ambient and neoclassical influences by becoming a quartet in the end of 2011, with EldarFerzaliev, Dmitry Solopov and ArsentiyKarpov joining as guitarist, bassist and drummer. A few months later Ivan Lubiany joined the team as band’s sound engineer, and by early 2013 band widened once more with Victor Krabovich joining as keyboardist.

Aesthesys performed live across many European countries, including at the biggest post-rock festivals of Europe – dunk!festival (Belgium) and Astral (Russia), and shared the stage with such bands as God is an Astronaut, 65daysofstatic, Maybeshewill, And So I Watch You From Afar, Ef, sleepmakeswaves and many others.

The current lineup consists of Sasha Coudray (bass guitar), Nikita Sarukhanov (drums), EldarFerzaliev (guitar), Victor Krabovich (guitar, keyboards),NikKoniwzski (violin, keyboards, guitar) and Ivan Lubiany (sound engineering).

Apart from Aesthesys we have connections with a bunch of other projects: Nik records eclectic stuff under the variety of monikers, Victor creates various music as aliass, Eldar has a solo-project 365 years in a year, while Ivan works with so many other bands that the rest of this page would hardly be enough to list them all. Also Nik, Victor and Ivan founded a sound workshop murmur where they also release original music under murmur’s moniker apart from other lines of work with sound (like mixing, mastering, creating sound design, etc).